存档点

【青也】三步骤爱情故事

*双向暗恋

*充满ooc的对原作自我解读

*一个充满矫情脑补的智障小故事

 

———————————————————————————————

 

[三步骤爱情故事]

 

听说把大象装进冰箱里也只需要三步。

 

***

一、男孩喜欢A

 

碧游村山是好山,水是好水,绿树葱葱,清溪潺潺。几缕炊烟掩在青山里,跟个桃源仙境也差不离了。

 

仙境该有谪仙人啊。

 

诸葛青手里拿着根草凑近树下睡着的一个王也。王也睡相奇差,这点这几天跟他同住一个房间的诸葛青已深有体会,晚上朝床头睡下早上起来能转180度,但不睡床的时候稍好一点。像现在他靠着个树干,头往一侧偏着睡得毫无防备,眉梢眼尾微微下耷,显得无端温和。

 

王也两鬓垂下的几缕散发被风撩起又轻轻落下,倒有点世外仙人的感觉——如果忽略他唇角不自觉挂下的一道晶亮水渍的话。

 

草茎凑近睡得安逸的王道长,他眼见这人表情一分一分变化,便觉有趣得紧。逗王也是他新进的娱乐活动,反正么,这人脾气好,经逗。

 

王道长打了个大喷嚏,惊醒了瞌睡也赶跑了清净。被闹醒了的人也不脑,半睁着双琥珀色泛着点水泽的眼迷瞪瞪地看着他。

 

诸葛青心里就又“咯噔”一下。

 

 

王也当然不是被马仙洪展示的神机术诱惑来的,哪怕这些技术落在旁人眼里再惊世骇俗,八奇迹他自个儿身上还负着一个呢——他是怕诸葛青给人拐咯。

 

某狐狸眯着眼笑,他是不是该感动得热泪盈眶?

 

两人并排坐在野地里,不远处是村民们自个儿开垦出的田地,有几人挽着裤腿干农活,悠闲得不急不忙,太阳懒洋洋照着,风吹得稻穗沙沙作响,带来股作物将熟未熟的清香气。

 

“也许这家伙说对了,我接近你确实是别有用心呢?”

 

诸葛青早学会一种本事,将真心话混在漫不经心的语调里,嘴角再带上三分笑,保管叫人瞧不出丁点破绽。

 

没毛病啊。他还有闲在心中吐吐槽。要说老马还挺慧眼如炬,他对王也从来心思不纯,只不过如今除了风后奇门又添了另一桩图谋不轨。

 

是从什么时候呢,起了不能见人的心思。

 

是北京再见时王道长孑然一人,脱了道袍换了T恤短裤,脑后丸子变成了马尾,整个人还是松松垮垮,却绷不住露出一丝罕见的茫然无措和疲惫。

 

还是在他肆无忌惮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下,王也依旧不声不响,毫无怨言地接受他这个别有所图的“朋友”?

 

是在那人说“做个行者”时,整个境界豁然开朗,浑身仿佛散发出种明荡荡的光,晃得人眼花。

 

还是更早……在罗天大醮,他明明胜了自己,却一再退让,将引人觊觎的绝技暴露于天下,把自个儿逼进艰难的处境里,只为了迁就他诸葛青蛮不讲理的任性胡来?

 

……

 

王也是多好一个人,越接触便越能明白。

 

他是清光下一汪一望见底的潭,古刹里一株青松,天边一抹淡泊的云。自成一方世界,谁见了都禁不住要停驻目光,伸出手前却要犹豫再三,怕扰了这一方清静。

 

只是这人越好,便越衬得那些盘踞在他心底的心思龌蹉灰暗。

 

诸葛青不动声色,铅云般晦涩不明的情绪在睁开一线的墨色眼珠中一滚,随即隐去。

 

他知道王也对他有愧,或许还有谢,却唯独不会有他想要的那一点东西。

 

龙虎山上一败,他输得彻底,尊严矜持骄傲全部扫地,过往的信念稀里哗啦碎了一地。刺眼晴光下他抬头看那个懒懒散散,总显得没干劲的小道士,仿佛第一次看清楚了对方。

 

太阳给背着光的人勾上一层金边,柔和了他的锋芒,消磨了他的棱角,让他又变回那个与人无害的王也。道袍和鬓角乱发在风中飘摆,琥珀色眸子清澈透亮,嘴角挂一丝懒洋洋的笑意,仿佛什么都不挂在心上,又仿佛什么也看得通透。

 

“温润。”那一刻诸葛青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词。

 

像贴着他胸口的玉坠,碧绿清润,温而不凉。

 

那天他为自己卜了一挂,结果只有四个字——飞蛾扑火。

 

他心甘情愿。

 

***

二、A喜欢男孩

 

其实王也想信诸葛青。

 

怪就怪这狐狸生就一张笑面,一颗心藏得比睁不开的眼还深。琢磨不透的东西,叫人哪敢信呢?

 

直到两人对阵八个上根器,他覆着层坚冰的一掌断然砍在马仙洪的护身法器上——那颗心才初次真真切切袒露在王也眼前。

 

“你不用觉得欠我什么……”这话从到碧游村起他统共说了三次,这次诸葛青罕见地睁开了眼,青灰色眼珠像半敛在匣中的玉珠,眉目间神色几乎称得上温柔。

 

那一瞬王也好像突然明白了点什么,又似乎变得更糊涂了。他眼睁睁看着那人用全身法力祭出离火和飓风,很想问豁出性命不要算哪门子的“为自己着想”?

 

结果生死劫一过,诸葛青转身就跟着那帮人走了,完美演绎“翻脸无情”四字写法。方才昙花一现破釜沉舟的决绝简直跟错觉似的。

 

留下王道长一人杵在那儿,头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这狐狸真就这么走了?

 

是了,诸葛狐狸一直都死皮赖脸地缠在他后头,那也不意味着人会一直跟着不走。人生无常,哪有不散的宴席。

 

但他却突然觉得心头空荡荡的失落,这才觉出一丝不对来。

 

习惯这玩意儿挺可怕,跟温水煮青蛙似的,能让人不知不觉溺死在里边。王也低头看着赤练在两人之间烧出的火线,叹口气,觉得他得把心中这团乱成麻线似的玩意儿从头开始理一理。

 

然后还得想想,这次该怎么由他从这头迈过去。

 

 

回想一下,王也觉得自从认识诸葛青这人,自个儿就不断在被他打脸。

 

龙虎山上他算到了老天师有一劫,却算不到诸葛青居然这么死心眼儿。两眼一开亮得跟盏灯似,一门心思往个答案上死磕,喷血喷得眼都不带眨。

 

明明看着还挺聪明一人,怎么就这么倔呢?

 

王也拽着诸葛青领子,跟一张煞白的俊容面对面,气急得脏话都蹦出来。下山以来头一回失算,他瞪着这人,简直觉得头大如斗。

 

但也没辙,一滩浑水他自己赶着往上凑,也早做好清净日子到头的准备。

 

你说诸葛青要能被他太极k一顿乖乖认输该多好?他自嘲般扯出个笑,心里也知道不可能。

 

自己已经改了他的命数。眼看对面青年露出跟他上一场击败的对手如出一辙的失魂落魄表情,王也不觉心中一软。

 

小火神败于火,武侯奇门家的天才在术法上一败涂地,可不一样么。

 

诸葛青是个极骄傲的人,自己在他命里横插一脚,说得不好听点叫飞来横祸,跟平白出门被车撞,被花盆砸中也没甚分别。罢罢,也不用藏着掖着,反正已经使出来了,有心人自会察觉,索性大大方方让他看个明白。

 

得了解释,狐狸总算缓过劲来,至少面上的失态已经恢复如常。比试结束后诸葛青亦步亦趋跟在他身边,话里明里暗里仍不死心地打探,狭长的眼眯起来,笑得愈发像只狐狸。

 

王也的头又开始疼,麻烦啊……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人大概是他最不会应付的那种类型。

 

这事怕还没完。已经见识过诸葛青那股固执劲的王道长丧气地想。

 

风后奇门暴露的后果来得比想象中还快,王也不得不离开武当,回到家也没个消停。

 

诸葛青那句“上门骚扰”倒并非说笑,他前脚刚回北京,后脚这狐狸就跟来了。

 

当然王也不会真以为人是好心到赶着上趟来管他的麻烦,估摸着这狐狸一半为了看热闹,一半么……还是为了这风后奇门。

 

不过即使如此,甭管有几分真心,在这种时候还能有个人站在他身边,多少也让他心里感到踏实了些。

 

“怎么了?”

 

“啊?”

 

许是眉宇间不觉露出了疲态,一眼就被狐狸瞅了出来。

 

“和在龙虎山上的你不同,那时的你放松得像一滩烂泥……总觉得今天的你有点紧绷。”

 

诸葛狐狸明明没睁眼,王也却觉得仿佛被看透了一般,这人真是……敏锐得有点可怕。

 

戴上个墨镜的狐狸挺有半仙的潜质,把个神神叨叨样装的还挺像,一双手白皙修长,指尖微凉,搭着他的手顺着滑上来,装模作样在掌心里捏两下。

 

他不自觉一缩,不知是被冰的还是怎的。

 

这人闹完了又正经起来,真真画风百变。诸葛青谈在龙虎山上的那一战,谈风后奇门,王也静静听着,忽然脱口而出一句:“你呢?”

 

你也是,想得到这风后奇门的人之一么?

 

问完他便抿紧唇,眉心微蹙。他不该多问这一句。


有些话心照不宣便好,说开了便越了界,万事须留有余地,方存一线生机。

 

他突然发现对诸葛青的在意比自以为的要更多一些。许是因为他对这人观感并不坏,许是因为龙虎山上那一句安慰,许是因为……心中存了一丝期待。

 

期待什么呢?再想下去,他便想不明白了。

 

……

 

直到王也再回到这小村庄,跟张楚岚约好了动手计划,转头再看诸葛青日子过得好不悠哉,甚至在村里公然撩起了妹子——理不清的这点东西突然就跟拨云见日一样变得清清楚楚。

 

但甭管是什么都先放放。王也磨了磨后槽牙,心中暗自决定——逮到机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胖揍这狐狸一顿再说。

 

***

三、男孩和A在一起了

 

短短几天里碧游村跟戏台子似的好戏轮番转。对诸葛青来说解决了心魔无疑是最重要的一桩,连带着再面对王也时,整个心态都跟着放松了不少。

 

虽然一照面他就被亲切地喂了一嘴土河车。

 

被揍间隙诸葛青还在胡思乱想,能把王道长气得揍人,也该算种本事。龙虎山上那场比赛后据说王也被他的粉丝追了一天,接着又被张楚岚的打手冯宝宝追了一夜,就这样都没揍人,足见这人涵养多好。

 

他抹了把脸上沾的土。挺好,至少不生分。

 

 

等到碧游村事了,公司收拾残局时他又见过张楚岚一面。从他这出师的碧莲在最后反过来问他一句,意味深长:“老青你倒是猜猜,王道长他气个什么呢?”

 

当局者迷,被一语点醒,诸葛青觉得国手这称号他得拱手让人。

 

让他给追上的时候王也已经在酒店客房昏睡了几天,这才刚醒神,脖子上缠了两圈绷带,整个人显得有点蔫蔫的没精神。他看了心疼,忍不住朝那处伸过手去。

 

王也拍开那只手,开口问:“那姑娘呢?”

 

道长语气淡淡,诸葛青一听却觉得有戏,瞬间戏精附体。他可怜兮兮搂上去直接挂人身上,下巴搁王也肩膀上,吸吸鼻子,闻到股淡淡的药香。

 

“我被甩了,老王安慰安慰我呗——”

 

其实人傅蓉是直,却不傻,听了他一番“男孩和A”的告白后哪还能不明白?告别时摆摆手笑得倒比他坦荡。

 

王也浑身一僵,一双手犹豫着做势要推,最后却轻轻搭在他肩上。

 

“……你起来说话成不?”

 

诸葛青在他看不到的方位笑得更欢,像有温热的蜜糖甜丝丝淌进心里。

 

“不成。”

 

—END—

 

———————————————————————————————

 

 


评论(7)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