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点

【总一】三年

【旧文搬运】

苍穹的法芙娜,一部后

关于总士不在的三年的随想片段 真矢视角


三年

 

在最后的“苍穹”行动艰难地结束后,龙宫岛获得了暂时的和平。

 

为了这份新生,太多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远见真矢走在墓园里,在林立的碑林中,她熟悉的朋友们沉睡于此。这么说或许也不恰当,因为当他们死于战场的时候,身体大多都已经被销毁了,在这里留下的不过是一个名字,一座空空的坟。

 

翔子、 甲洋、卫、道生前辈……真矢在他们墓前一一摆放上刚刚采摘的雏菊,春日的风中,娇嫩的花朵在冰冷的墓碑上颤动着,抖落的露水像是无声的哭泣。

 

真矢抬头看去,苍白色碑林无边无际,这里记录了昨日,在终于得到安宁幸福的今天,还存在于此的人们不应被忘却的伤痕。

 

但这里的墓碑还缺失了几块,那些特殊的,无法被立碑的存在。比如与岛化为一体的皆城乙姬,还有……皆城总士。

 

“苍穹”计划的初衷就是为了救回深陷敌潭的总士,可惜……到最后,他们还是没能救回全身结晶化,身体早已消失的总士的性命。

 

也是在那次行动中,为了接近监禁总士的菲斯特姆的茧,一骑的双眼被同化到近乎失明的程度……虽然最后活着归来,但从那时起,一骑的状态就令人忧心。

 

看似一切如常,但是这如常本身就包含了许多异常。


得益于天才综合症,一骑的运动神经很好,很快便适应了眼盲的不便。战争过后闲下来的一骑在咖啡厅做帮工,不用眼看也能做出美味的料理。但是……真矢总觉得这样的一骑令她感到陌生。

 

有时候他会静静一个人坐着,闭着眼,或是用那双黯沉的红色眸子望向天际不知明的方向,像是等待着什么,或是凝望着某人……每当这时真矢就感到一骑距离自己分外遥远。

 

若说这些都还只是表面的话,那么一骑的异常在牵涉到一个问题的时候就会异常明显了——皆城总士。

 

在司令他们商量着是否要为总士立墓碑的时候——一骑迸发出了一反常态的激烈反应,结果在一骑的强烈反对下(加上他们这些fafner驾驶员的态度),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但是这件事也让真矢看清了——掩藏在平静表象下,一骑那一意孤行的可悲执念。


穿过丛丛的碑林,真矢来到墓地的尽头——这里是一方悬崖,极目望去可以看到远方的天际和海平线朦胧在一片清晨微微泛白的迷雾里。


“欸……那是,一骑?”天际出现了第一丝金色的曙光,从悬崖上看去,下方的海岸和沙滩上的人影都显得极小,但是以真矢能够驾驶fafner精准阻击的目力依然看的一清二楚。一骑的黑发长长了不少,在风中柔软地贴在颊边耳际,在晨曦的微光里,少年向着虚空伸出双臂,身上的白衬衣猎猎飞舞,海风在他怀抱里,海鸥围绕啼鸣。

 

然后,那双手轻轻收拢,在空气中做出拥抱着某人的姿势。他的表情很安宁,嘴角甚至带着浅浅的微笑,嘴唇开开阖阖,仿佛在同那空气中的人说话一般;真矢突然感到胸口闷钝的痛感,为了她,也为了一骑。

 

距离那个人离开已经快要三年了。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