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点

【西乔】before my soul go to heaven

【旧文搬运】

是个……总之不是砂糖的东西。


看某本名著的某一段突发的西乔。

 

如果没发现的话就忘掉这个梗吧,捂脸。

 

 

 

 

 

before my soul go to heaven

 

 

 

轰隆的巨响,巨石落下的风压,血流进眼睛里,整个视野猩红一片。西撒本以为这样一切就宣告终结,却发现自己还存在意识,像个幽灵一般跟在乔瑟夫身边飘来荡去。

 

 

 

……这算什么?因为心有挂碍无法升上天堂吗?西撒皱着眉头勾了勾嘴角,他不知道自己该是怎样的心情,也不知道这样的状态会持续多久,几分钟或是几天还是会一直这样下去。西撒睁开眼睛,看到乔瑟夫的泪水从睁圆的眼眶滚落。西撒就站在几步开外,听他跪在那块埋葬自己的石块前大吼着他的名字,他张了张嘴,他想拍拍乔瑟夫颤抖的肩膀,但他都无法做到。

 

 

 

他已经无法做到任何事情了。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西撒感到心像被泡在一汪苦涩的液体里微微发胀,那心情并不该称之为后悔,只是遗憾……非常遗憾。

 

 

 

***

 

在飞机即将冲进岩浆之前,乔瑟夫觉得他看到了西撒,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只顾一脸惊喜地冲他傻笑。

 

 

 

“西撒,是你吗?”

 

 

 

“我看见你了。”

 

 

 

“是不是马上就可以到你身边去啦?”

 

 

 

那家伙却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最后西撒叹了口气。

 

 

 

“笨蛋。”

 

 

 

“不要到我这儿来。”他说。

 

 

 

***

 

乔瑟夫奇迹般地活了下来。火山喷发出的火山岩将他撞进海里,又幸运地被威尼斯的渔船救起。他浑身都是伤,肋骨断了两三根……但是那双活跃蓝眼睛里玩世不恭的轻佻神气又重新浮现出来。那是生者胜利的证明。

 

 

 

这就对啦。西撒站在威尼斯的街道上,脚边波光粼粼的水面映不出他的影子。

 

 

 

无论是天堂冥府阴间都不会要这小子的,他太烦了。他眯起眼睛,几步开外金红色的夕阳里,乔瑟夫把戒指戴在丝吉Q纤细的手指上。

 

 

 

西撒微笑了一下,他感到一直以来把他绑在乔瑟夫身边的某根无形的线断开了。最后的阳光亲吻着威尼斯,晚霞便是缱绻后热情的痕迹,西撒开始像水泡一般渐渐融化在快要消失的光线里。

 

 

 

在最后的数秒或是数分钟的时间里,西撒就这么直直看着乔瑟夫,好像要把他的眉,他的眼,他的每一根发丝刻进灵魂深处。

 

 

 

你会忘掉我吗?二十年后你会不会说,“那是西撒·A·谢皮利的墓。很久以前他是我的挚友,我曾无比重视他,并为了失去他而难过;可是这都过去了。那以后我又爱过好多人,我的妻子,我的孩子们对于我可比他重要多了……”jojo,你会那样说吗?

 

 

 

哈哈……西撒想嘲笑自己,他是从哪里冒出这许多荒谬可笑的念头的?……他没发现过……他一直没发现原来他对jojo是有那么多眷恋的。

 

 

 

乔瑟夫茫然地抬起头,西撒不知道他是否感觉到了什么,那双蓝眼睛与他四目相对,又仿佛穿透过他看向远方。在消失殆尽之前西撒回以了他一个最灿烂的笑容。

 

 

 

再见。再见,jojo。

 

 

 

虽然我舍不得你,但是不要到我这儿来。

 

 

 

在你变成一个再也走不动路的老头子之前,都不要到我这儿来吧。

 

 

 

—end—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