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点

陆明段子

【旧文搬运】

东厂线脑洞

这到底是文还是段子我已经不知道了(´•ω•`

 

陆少你太表脸了啊~~~

 

以下正文


那日寻藏宝图得秦红殇相助,陆少临本是存了揶揄的心思打趣一番,没想到东方未明脸嫩经不起调戏跑了。

 

“看不出来,东方是个这么害羞的人呐。”陆少临觉得东方未明有点可爱。

 

襄助诚王寻得前朝遗宝后,萧遥继续为诚王效力,其他几人都无心再卷入朝廷纷争,燕宇回了青城派,东方未明回了逍遥谷,陆少临也返回杭州尽心打理历经风波的金风镖局。

 

“有没有觉得最近少镖头变稳重了?”

 

“可不是,毕竟老镖头……哎,少镖头原本就很有能力,现在更是可靠。你不见少镖头都几个月没去逛过窑子了?这事搁在以前,可能吗?”

 

无意中听到两个镖师议论,陆少临恍然大悟。怪不得最近觉得浑身不舒坦!陆少临当机立断,上怡春园去!

 

怡春园照例是莺歌燕舞,脂粉飘香。一身艳红的老鸨一眼就认出陆少临,面上堆笑,三两步迎上来:“哟,这不是陆公子嘛~怎么这么些时日不见人影?姑娘们都想念你得紧呢。”

 

陆少临也含笑应付,不知怎的,今日看到彩裙如云霞,笑靥如娇花的姑娘们,他却提不起往日那般欣赏的兴致。难道是太久没来于这风月场上生疏了?

 

陆少临想起第一次见到东方未明也是在这怡春园,一身蓝衫的清秀少年满脸的青涩一看便知,拘拘谨谨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放。想起他那模样陆少临不觉“哧”的一声喷笑出声。而后那笑容又渐渐敛去了。

 

他心里浮现出东方未明的脸,那瞬间仿佛暖水烫了心脏一下,藏在心底的一分模模糊糊的可爱变成了十分。

 

……这可不好笑了。

 

***

 

“陆兄倒是难得想起小弟来。”

 

东方未明和陆少临对坐在太白楼里。东方未明觉得有点微妙,一则他二人虽因共同奔波那些时日交情不浅,平日里却往来不勤,二来……陆少临居然转了性子不逛青楼改喝酒了?

 

不想他随口调笑一句,陆少临居然正色道:“不瞒兄弟说……陆某已立誓不再踏足烟花之地了。”

 

东方未明被吓到了。

 

此时此刻他很想摇晃陆少临的肩膀大吼“金风潇洒哥、杭州陆情圣、欲面狼君陆潘安你怎么了!!!”不过他忍住了。

 

“咳……陆兄可是……有了心上之人?”

 

陆少临用深沉的目光看着他,点头。

 

“东方兄,哎……”陆少临饮尽杯中酒,叹息一声,“我陆少临风流一世,未想有朝也会为情所苦……我素性潇洒,这次却是怯了……”末了抬头看他,“你说我该不该向他表明心迹?”

 

东方未明想你这就是风流债,是因果轮回。嘴上却劝慰他到:“情之所钟,总该尽力一试方才无憾。陆兄也放宽心,在下相信陆兄英雄少年,定能俘获佳人芳心。”你就勇敢地上吧,世上从此少了一大祸害。

 

听了这话陆少临的眼睛亮了,“呵呵,在下也是如此认为。今日多谢东方兄助我了却一桩心结。”

 

不知为何,东方未明总觉得心里有点毛毛的。

 

***

 

东方未明被陆少临告白了。

 

东方未明脑子“咣”的一下当机,虽然他不知道当机是啥。

 

“陆少你说啥?”

 

“未明兄,我的心上人就是你啊。”不得不说,陆少临对妹子百试不爽的深情款款的眼神杀伤力真的蛮强的。东方未明不敢看他。

 

“你开玩笑吧?……陆兄?”未明干笑了两声。

 

陆少临没笑,他直直看着未明的眼睛,“我没开玩笑。”

 

“现在我看到红粉佳丽都不会觉得心动了,未明兄你要对我下半生的幸福负责啊。”

 

槽多无口……而且为什么我要对那种奇怪的东西负责啊??

 

东方未明觉得脑子蛮乱的,所以他运起金雁功“蹭蹭蹭”地就窜上房檐逃走了。

 

“呵呵,未明还是这么害羞。”在陆少临眼中未明逃走的身影愈发可爱了。

 

所以说坠入情网中的人不可理喻无可救药啊。

 

***

 

那一段东方未明都有点恍惚。

 

毕竟被一个素行不良的花花公子表白心里的“卧槽”情绪不是能那么轻易消下去的。

 

每当师傅师兄问未明你怎么啦?

 

未明就回以他们一个忧郁的眼神。

 

有天忧郁的未明被傅剑寒碰到,傅剑寒就拉他去喝酒。喝着喝着未明心里的那点郁结就散了,两个人边喝边聊,气氛很快热络起来。

 

未明喝的有点醉,从酒馆出来。他还没看清拦在他面前那个人是谁,他就被壁咚了。

 

未明定睛一看,是陆少临。他就问你怎么在这?

 

陆少临说这是我家我怎么不能在这。

 

未明一想,可不是么,他们在杭州喝酒来着。

 

陆少临箍着他,表情有点可怕,他问:“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傅剑寒?”

 

“……哈?”

 

东方未明觉得跟陆少临一起待久了再纯洁的人都会变得不纯洁,就像跟傅剑寒待久了再不能喝酒的人也会变得能喝酒一样,他居然秒懂了。

 

……所以说他已经不纯洁了吗。

 

未明很无奈地说不是的啊我跟他只是纯洁的兄弟情而已啊,陆少临你先放开我。

 

陆少临放开他,想了一想,说:“那你对我呢?也是纯洁的兄弟情吗?”

 

“……”未明沉默了很久,说,我不知道。

 

“你说我是你的心上人,但我还是想象不到你喜欢我的样子。”

 

陆少临就抱住他,把脑袋蹭在他颈窝里,在他耳边说:“这样呢?能感觉到我喜欢你吗?”

 

未明有点脸红,说:“能感觉到一点。”

 

陆少临吻他的嘴唇,手把他的腰带拉开伸到衣襟里,被未明一把抓住。

 

现在他红到脖子了。

 

“现在能感觉到吗?”未明觉得陆少临的声音温柔得像水一样,他点点头。

 

陆少临替他把衣襟整好,牵着他的手道:“去我家吧。”

 

—end—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