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点

【圭海】成为朋友的理由

【旧文搬运】

[圭的那句“看他孤单一人太可怜了,所以才照顾他一下。”产生的脑洞。

很可能被打脸的圭海初遇,只是想体验一下圭的思考回路……]


----------------------------------------------------------------

 “永井圭——真棒,99分。大家都要向永井同学学习哦。”

 

“噢——”

 

“好厉害……”

 

教室里响起窃窃私语声,圭从老师手中接过考卷。没有不满,也没有特别高兴,对他而言,这是生活的“常态”。

 

“天才少年”、“前途无量”,从小到大,这类的评价已经听到耳朵起茧。自己和其他人不同,圭早早就意识到了这点。但不仅限于超常的记忆力和理解力,圭发现了,自己最大的“异常”在于——

 

“我听你妈妈说了噢,你的学习成绩是年级第一对吧?真了不起啊。”

 

【赞叹。】

 

“哥哥,为什么它突然死掉了呢?”

 

【悲伤。】

 

“切,有什么了不起,只知道用功读书的傻子!”

 

【妒忌。】

 

圭很擅长分辨情绪,即使人们用相反的话语和表情掩饰,那些想法也无所遁形;只是,与之相对,圭对他人情感的感受力却是……0。

 

***

圭走在放学路上,脑中回放着今天下午在学校发生的事。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却一直在他脑海里徘徊不去,令他感到困惑。

 

今天是小学的田径赛,圭一向与这种体力运动绝缘,便向老师推说身体不适,靠着优等生的偏爱很轻易就得到了在医务室休息的资格。

 

窗户外欢腾的呐喊无法感染到圭的情绪,只能让他产生一些“啊,真吵啊”之类的感想。正在圭无聊发呆昏昏欲睡之际,医务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短发女孩搀扶着一个男生一瘸一拐地走进来。

 

圭认出男生是同班参加短跑比赛的田中。他的右膝盖上有一大片擦伤,渗血的伤口看起来很吓人。大概是在田径赛中摔倒了吧,圭想。

 

校医处理伤口的过程中田中满不在乎地哈哈笑着,而那个女孩却不停地抹着眼泪,反倒要田中去安慰她。

 

“好啦,我没事啦。”

 

“可是,你流血了。一定很痛吧……”

 

圭奇怪地看着那女孩,她的眉毛皱成一团,鼻尖抽搐着,眼泪不停淌下来。她会感到痛吗?可是好奇怪,伤口明明长在别人身上。

 

圭从来体会不了他人的感受:痛苦和喜悦会在人与人之间像传染病一样相互感染,这对圭来说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

 

思考着这些,圭在人行道上慢慢向前走着。夏季的傍晚暑气未散,收敛了光芒和热度的夕阳将影子拉长,不知躲藏在哪里的知了发出不间断的鸣叫声。

 

注意到那个男孩也只是偶然。不经意地一瞥,视线正好对焦上。

 

不是本校的男生,从没见过的面孔,也没穿校服。短短的黑色发茬,眼睛颜色很浅,在光照下像金色一样。

 

男孩坐在路边石墩上,眼神望着远方的某个点,不知道在想什么,也许只是单纯地发呆。放学的孩子们三三两两从他身边经过,带着这个年龄最常见的精力充沛和无忧无虑,低声笑语或追逐打闹。没有人朝他看上一眼,好像他只是街边的广告招牌,电线杆,或是一团空气。

 

【孤独。】

 

毫无疑问,是这样的情绪。圭突然感到胸口有点疼痛。

 

孤单一人……很可怜。

 

那是头一次为他人产生的疼痛。能感到他人的痛,那一定是因为在某一刻,突然察觉到某个人“像我”的缘故。

 

圭在男孩面前停下脚步。没有明确的理由,仅仅是当时想这么做,仅此而已。

 

“你叫什么名字?”

 

“……海斗。”

 

“那,海斗,要不要做我的朋友。”

 

—end—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