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点

【御成】关于拯救的故事

【旧文搬运】

啊终于搬完了,其实就是想把所有的文字类集中在一起,自己看着舒服点的强迫症行为。


一部御成

01.成步堂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是我小学四年级时发生的事。那件事一直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可以说是改变了我整个人生的轨迹也不为过。

 

黄昏的教室里,学生们在四周围成一堵人墙,厌恶的,轻蔑的,甚至仅仅像参与一场狂欢似的闹剧般兴奋的目光,牢牢锁定在身上。

 

因为一名学生午餐费被偷而召开的“学级审判”,其审理的对象,就是我。

 

“有罪!”,“有罪!”,声浪像狂涛一般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我无处可逃,连申辩的声音也发不出来,那一瞬间,我完全不知所措,只能用手背拼命抹着止不住的眼泪。

 

“成步堂君,偷拿别人的钱财,这可不好哦。你还是快点承认吧,你的‘罪行’。”

 

班主任的眼镜片泛着冰冷的光。很无助,很痛苦,为什么,我明明没有做过坏事,却要承担罪责?即使并不是犯人,当时的我也已经快要到达极限,只想要开口承认这莫须有的罪名,然后从无边的煎熬中解脱。

 

“异议!”

 

在那时挺身而出的,是一名我并不熟悉的学生。御剑怜侍,在这之前只是叫得出名字的同学,但是在那一刻,身姿笔挺,用严肃正直的表情坚定地反驳全班同学和老师的御剑,在我心中简直像英雄一般帅气又耀眼。

 

“御剑君,可是,被偷的可是你的餐费啊?”

 

“我反对!既然是审判,就得拿出证据来。你有证据能证明是他做的吗?没有吧,那么,他就是‘无罪’的!”疑惑的班主任,也被御剑的反驳堵到哑口无言。

 

接着少年转向我:“你没有做吧。那样的话,就挺起胸膛!”

 

已经停止流泪的眼眶又开始泛酸,只是这一次胸口充溢着被信任和被支持的暖流。

 

那就是我和御剑怜侍相识的契机。我被御剑,所拯救的经过。

 

01.御剑

 

“那个……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

 

头发支楞楞的像刺猬,这男生却异常的感情丰富呢。睁大的双眼,那其中的感情非常澄澈,毫无遮掩,或许也是因为这个,我才能一口断定他的无辜吧。

 

“……你先把眼泪擦擦干净吧。”

 

“啊……”

 

男孩狠狠抹了两把脸,再抬起头的时候笑得露出牙齿。那个过于灿烂的笑脸好像包裹着棉花的木槌轻轻敲击心口,让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谢谢你,御剑!今后能做我的朋友吗?”

 

“唔……嗯……”说实话不擅长应付太过直率的家伙,感受到耳根腾起的热度,我匆匆转过身,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句。

 

“那么,明天学校见吧,御剑。”少年挥挥手,跑远了。

 

回到家,看到尊敬的父亲时,按捺不住的自豪感不禁涌现出来。

 

“爸爸,听我说,我今天替一个被冤枉的同学赢得了无罪辩护哦。”

 

“了不起啊,怜侍。”父亲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宽厚的手掌抚摸着我的头发,“那个孩子怎么样,笑了吗?”

 

“嗯,那个男孩,笑了。那个,怎么说呢……让我觉得非常高兴。”

 

“是啊,委托人发自心底的笑容,那就是身为律师的我们所能获得的最高回报。”父亲笑着,这么对我说。

 

如果……没有发生那种事的话,我一定会顺着成为律师这条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吧。

 

……

 

02.成步堂

 

将金色的徽章别在胸口,从今天起,我也成为一名律师了。

 

我会下定决心成为律师,都是拜那家伙所赐。御剑怜侍,突然转学后音讯全无,再次出现时……已经完全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人了。

 

检事局最年轻的天才检察官,接手的案件从未败诉,致力于自己的胜诉,为了有罪判决不择手段的“鬼检事”……这样的传闻风声四起。我不愿意相信,却似乎不得不接受变得陌生的御剑。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御剑?为什么突然转学?为什么成为检事?为什么……对我寄去的信毫无回应呢?

 

即使御剑如此明显地表示出拒绝,我也不会放弃的,谁叫成步堂龙一是个一根筋的单细胞,有什么事若不当面说得清清楚楚就搞不明白。

 

或许有点一厢情愿,但是,再等等我吧,御剑,然后……如果你也有什么苦恼的话,就告诉我吧。我也想稍微成为你的助力啊。

 

02.御剑

 

检察官办公室

 

拉开抽屉,将手中的信封放进去。那里已经堆放着十数个信封,寄信人处都用飞扬的笔迹写着同一个名字——成步堂龙一。

 

信封都好好地躺在抽屉底,没有拆封过的痕迹。成步堂龙一,是我知道的名字,准确的说,成步堂是我童年时的好友,但现在我却没有拆阅这些信件的打算。

 

但也不打算丢弃,重叠在一起的名字,仿佛一笔一划都透出执拗,持续多年,那人一直锲而不舍地重复着这种毫无回音的通信。眉头不自觉地皱起,都怪那家伙,一直想要忘却,想要埋藏的记忆总是会一次次苏醒。

 

那个说着要成为一名像父亲一样优秀律师的天真少年。

 

那家伙认识的御剑怜侍,已经哪里都不存在了。

 

03.成步堂

 

拘留所

 

从未想过会在这里再见到御剑,看来对方也是一样,瞬间的惊讶过后,御剑撇开了脸。又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啊,御剑,这家伙其实相当不会掩饰,那种过于直接的表达反而会让人误以为冷漠。

 

“不需要你的帮忙”,“别管我”,果然,被直白地拒绝了,真霄气得不行,但是我明白,现在的御剑,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

 

我的身上带着一份报导——“在职检察官杀人事件”,当然,那种事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哪怕改变再多,御剑怜侍也绝不是会夺取他人性命的人,他是这世上为数不多,值得我无条件信任的人。

 

那家伙正处于痛苦中,而且,没有朋友。此刻肯相信他的,只有真正了解他的我了!所以我才一定要帮助他。

 

御剑,是你教会我的,要站在孤独之人身侧,成为他们的力量。或许我成为律师,就是为了这一刻吧。

 

03.御剑

 

审判了无数罪犯的检察官有朝一日也会站在这铁栏杆内侧,真是讽刺的景象。

 

没有律师愿意接下我的辩护,这种情况下,我的有罪判决能成为那些家伙的狂欢节也说不定。

 

“请让我为你辩护吧!”到了最后,也只有一个律师站在了我面前……但是成步堂,只有你……是我没打算要委托的。那起事件,我最想要隐瞒的人,就是你。

 

为何最后还是没能拒绝他的辩护请求呢?我带着这个疑惑入睡,然后在那里等着我的,依然是每晚纠缠不休的噩梦……

 

04.成步堂

 

我听到了,求救的声音……

 

所处的地方没有光,双手摸索着,很快就碰到了墙壁,冰冷的钢铁墙壁,非常逼仄狭窄的空间。

 

脚下突然剧烈摇晃起来,整个世界像要分崩离析一般,我听到一声虚弱的呜咽,充满惊恐的,孩子的声音。

 

“砰!”的一声巨响震得耳朵发痛,是枪声?紧接着,是一声长长的惨嚎,仿佛来自地狱中的恶鬼……哭声,我又听到了,就在耳边。

 

【救救我……成步堂……】

 

那呼救,是无声的,但我确实听到了。

 

04.御剑

 

那天,一场地震让我失去了一切。家人,梦想,还有……我自己。

 

夺去了父亲性命的凶手从法律的制裁中逃脱了,我不能原谅,那不择手段为犯罪开脱罪行的辩护律师,还有那场可笑的灵媒……

 

犯下罪行的人不可饶恕,我要用这双手一一给他们审判。

 

……如果犯下罪行的是我自己,那当然也是一样。

 

我要,对自己断罪。对我的噩梦……断罪。

 

噩梦

 

(脚底在剧烈摇晃,头顶的灯光灭了,狭窄,黑暗的箱子变成囚笼,窒息感逐渐扼紧喉咙……时间……过去多久了?还没有人来救救我们吗?

 

“停下,别再呼吸了!别吸我的空气啊!”

 

“放开……放开我父亲!”

 

意识,是清醒还是昏迷呢?那时候魔鬼的黑夹子滚到了脚边,我,抓起了那个吗?

 

砰!枪声响起,意识在沉入黑暗之前最后听到的,是仿佛来自地狱中的惨叫……)

 

至此,一切都清楚了。夺去父亲性命的凶手,正是……我自己。

 

“异议!”

 

那一瞬间,我的眼前出现了幻影,黄昏的教室,学级审判重演,只是这一次,立场颠倒了。

 

“御剑,我不相信你的噩梦!噩梦,就只是噩梦而已,那并不是真实!”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找出真正的真相!”

 

那一瞬间的成步堂,和父亲的身影重叠了。

 

05.成步堂

 

“无罪!”

 

随着审判的下达,一切都结束了,现在的案件,多年前的悬案DL6事件,还有御剑的噩梦。

 

直到最后一刻都是危险万分的审理,直到现在才发觉身上穿的衬衫早已被冷汗浸透了。

 

尽管如此,这依然是我赢得的无罪判决里,最让我感到心满意足的一次。

 

“成步堂……怎么说才好呢……谢,谢谢你。”

 

这样坦率的御剑,十五年来还是第一次看到。能够看到委托人这样的表情,这一定是身为律师所能获得的最高奖赏吧。

 

“好,那么就决定了!去开庆功宴吧!庆祝御剑检察官获得无罪判决!”真霄吵吵嚷嚷地推搡着我,我回头向御剑看去,发现他也笑了……果然那个一直皱着的眉毛让人在意,这家伙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

 

“御剑,走吧。”

 

御剑犹豫了一下,然后握住了我伸出的手。那真的,让我非常满足。

 

05.御剑

 

在那之后的事,只是个小插曲。

 

学级审判的犯人被找到了。矢张政志,我和成步堂多年的损友,正应验了“所有的坏事背后一定是矢张。”那句话。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但成步堂好像真的一直不知道的样子,还把因心虚替他说话的矢张当成恩人一样感激了多年。

 

“……早知如此,我当了检察官就好了啊!”成步堂抱着脑袋气得跳脚。

 

“这么说来我也是,这么多年以来都完全弄错了真相……早知如此,我当了律师就好了。”

 

这样说着,两个人都不禁笑出声来。

 

成步堂,真的,谢谢你。拯救了我,为了我努力至今的你。

 

阴差阳错成为检事的我,和成为律师的你,虽说饶了远路,但好像又回到了原点一般,在这里相遇了。

 

今后,也能继续并肩前进吧。

 

—end—

 

*其实一部结束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两人已经可以结婚了,结果二部又被闪瞎一次……到了后来这两人已经进入随时随地秀一脸模式了,简直没眼看hhhhh

 

如此像结婚照的结局CG啧啧啧……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