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点

【空楠】穿越篇隐藏剧情

———————————————————————————————

命运最喜欢作弄的人,大概就是这位超能力者,齐木楠雄了。

 

只是平平常常地一觉睡醒却穿越到了20年前,一不小心改变了父母的初次邂逅,差点把自己的存在从源头上抹杀……好不容易重新把历史纠回正轨,在20年后迎接自己的却是一个末日般的废墟世界。

 

蝴蝶效应,对过去的一点微小变动所引起的巨大风暴,齐木楠雄已经清晰地认识到,他新觉醒的这种穿越时空的超能力到底有多么麻烦了。

 

危险度S级的超能力又增加了一个,今后的麻烦姑且不谈,单是如今的处境已经足够让楠雄心累了。他已经尝试过再度穿越回过去,只是无论怎么尝试也已经无法回到改变发生之前的时间点。正在烦恼的时候,遇到了熟人。

 

……只不过看到这个世纪末造型的鸟束,他大概明白世界线变动的剧烈程度了。

 

从鸟束那得到的情报超乎想象。

 

……结果,居然是哥哥引发了战争吗?而且这个世界的自己也已经死了。

 

消化着过于惊人的消息同时瞬间移动,楠雄凭空出现在戒备森严的实验室里。错综复杂但井然有序的机械群正在安静运作着,粗细不均的导管电路如同森罗的血管汇聚到心脏。无数显示屏悬浮于空中,充满科幻风格的未来感。

 

白大褂和无框眼镜,反射着屏幕冷光的无机质瞳仁,第一时间用枪指向威胁者的齐木空助确实100%贴合疯狂科学家的形象。然而这个形象在看到来访者的一秒后就彻底崩塌了。

 

“……你是……楠雄……吗?”(°□°;)……(இ△இ)!

 

【怎……怎么了?这家伙……】

 

“话说你是怎么起死回生的!?啊!等一下,让我猜猜看。”

 

“再怎么也不能是还存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然后楠雄你因为某种原因穿越回了过去,然后一不小心改变了那个世界的历史……之后一回到现代却发现未来已经因为蝴蝶效应变成现在这样,又在得知自己已经在3年前死亡的事实后赶来见我……不不,绝不可能是这种套路~~”

 

【你是预言家吗?】

 

楠雄心情复杂地听着这个智商为2B的变态精准到恐怖地分析出完全超脱常识的前因后果,等到“时光机器”这种夸张玩意儿出场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内心已经毫无波动了。

 

不过只要有了这个未完成品,就能穿越回一天之前。不要小看这短短一天的作用,20年+1天的穿越,就能让自己回到还未对过去造成干涉的未来。看来这个混蛋变态偶尔还是能稍微派上点用场的。

 

“等一下,楠雄。”正准备坐上时间机器的楠雄被空助拉住了手腕。

 

【怎么?】楠雄一只脚已经登上了时间机器,面瘫脸挂着居高临下的冷淡表情传音,【虽然世界大战不是你主动挑起的,但是世界变成这样你也有责任。这台机器就算是将功抵过。我现在就去修正这个错误的未来,你有意见吗?】

 

“没有。但是……”

 

楠雄发誓这个露出有点落寞的微笑的家伙绝不是他的混蛋老哥。

 

“能再稍微陪我几分钟吗?”

 

……

 

***

“我对时空跳跃和平行宇宙的研究只有理论的假设,因为无法跳出世界之外观测,即使世界改变了我也无从得知吧。”

 

【我承认超能力也及不上你那变态构造的大脑,所以拜托你说人话。】

 

空助微微一笑:“因此我在想,如果楠雄你修正了世界,那么是只有你会回到原来的世界,而这个末日世界依然存在呢?还是说这个世界会被替换,现在生存在这里的人,发生过的事,存在过的历史都会消失呢?”

 

【……无论哪种说法都让人听起来不爽。】

 

“哈哈,确实呢。我是倾向于后一种可能啦,因为这本来就是因为楠雄你的行为而拐上岔道的世界。”

 

空助唇角的弧度降下来。

 

“呐,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楠雄你已经死掉三年了。”

 

虽然空助今天没戴着心灵感应遮断器,楠雄却无法通过读心判明他此刻的想法,他耳中听到的心音是一种模糊不清的混沌声音。

 

【……我是怎么死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呢……刚开始我也完全不能置信,那个我从来没赢过的,无敌的你居然也会死……爸爸和妈妈都伤心欲绝了。啊,当然哥哥我也是哦。”

 

【……】

 

“这幅‘你在说什么笑话啊’的表情真是让哥哥伤心。不过算了……其实连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毕竟从小到大,我都觉得自己很讨厌你。”

 

空助垂下头,从楠雄的角度只能看到他微翘的嘴角:“直到你真的死了。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不清楚原因地死掉了。我完全没搞明白,你就突然消失了……那时候我才发现,楠雄不在的话,这个世界真是超级无趣的。”

 

【别说出那种目标是毁灭世界的中二病boss一样的台词。】

 

他的哥哥笑起来。平心而论,空助的笑容是很爽朗的,配上那张清秀的面容,会给人一种温柔的错觉。但是楠雄明白他是怎样一个极具欺骗性的恶劣家伙。

 

“哈哈,或许真是这样呢,说实话,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我丝毫都不关心。呐,我说,在楠雄那个世界的我是个讨人厌的哥哥吧。”

 

【放心,什么样子的你我都一样讨厌。】

 

“哈~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最后,再让我确认一件事吧,小楠雄。”

 

空助这么说着,站起身来。楠雄一时没有判明他的意图以至于动作慢了一拍,感觉到吹拂在耳边的呼吸的时候,已经是动弹不得的状态。

 

……被抱住了。

 

“这样就能弄明白了呢。其实我——”

 

真卑鄙啊,没说出口的话,通过心音直接回响在脑海中了。

 

***

20年后,没有第三次世界大战也没有莫西干头的鸟束,这里是和平得让人打瞌睡的平凡世界。

 

“……然后呢,你妈妈就因为参加休学旅行,而来到了爸爸上大学的城市,这简直是上天的安排。而且你妈妈当时才17岁……?楠雄……”被儿子木着一张脸瞪着的齐木国春觉得有点心中发毛,“怎么啦?平时你早就用‘耳朵都听出茧了’,‘去对着墙说吧’来搪塞了……”

 

【这个你就别问了,快点继续讲。还有十三章对吧,快讲。】

 

“恭喜你们两位。”

 

电视屏幕突然亮了起来,疑似灵异事件般的情景,只不过是来自齐木家大儿子的例行问候罢了。

 

“哇!是空助!小楠快来……啊咧?小楠去哪里了?”

 

“妈妈,我好像看到楠雄刚刚瞬移了。虽然不知道理由,不过现在应该在房间里吧。”

 

“真是的~~小楠雄在干什么呢?小空,你们俩发生什么了吗?”

 

“嗯?什么也没有啊~”

 

—end—

 萌骨科是病,不治!【打滚

嗯,又是个冷cp呢,安定脸

126话让我想起命运石头门……于是稍微做了点联想。

大概是心机哥哥在世界线α觉醒了弟控之魂,趁着还有记忆的时候告白的故事。

 哭唧唧的哥哥太可爱了hhh




评论(3)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