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点

【茂律】异常情绪的双向效应

律因为某种原因(比如没去觉醒中心)而miss了爪支部剧情的发展。

病,ooc

  

—————————————————————————————— 

“‘相亲相爱的兄弟’关系就到此为止吧,哥哥。”

 

将空洞的话语近乎麻木地倾吐而出,律的表情和语气平静得没有一丝颤抖。

 

律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说出这样冒犯的话,对着那个哥哥。

 

长期压抑在心底的混沌感情,小心翼翼维持着的不甘与恐惧,堤坝越筑越高摇摇欲坠。终于在得到超能力的现在,在看到茂夫的一瞬间,失控。

 

如果哥哥生气了,我也许会被毁灭吧。

 

律冷汗淋漓,又怀着一股莫名的畅快等待着。已经受够了,他再也不能忍耐下去了!被毁灭也不能继续维持那虚假的平稳。

 

……

 

压力7%

 

律没有感到最深的梦魇中那股恐怖飙升的灵力,或者说,茂夫的情绪波动连他的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有吹动。

 

茂夫身上有一些近乎天然的东西,让他的认知和反应脱离了常识。他笑着,那笑容看起来有些状况外,令他整齐刘海下的脸庞显得有些呆气。

 

“律……哥哥明白的。你是在开玩笑吧。”

 

律感觉像一拳打到了棉花上,虚弱而脱力。一股心虚般的愤怒冲昏了他的头脑。

 

“在这里一决胜负!用你的超能力来攻击我啊!”

 

他肆意地大喊着,却随着茂夫的一步步走近而浑身僵硬。他的狂妄像洪水般爆发激烈也退潮汹涌,一度被压抑住的恐惧紧随着卷土重来。

 

嗒。

 

“但是……律你也还是我的弟弟。”

 

嗒。

 

“对吧,律。”

 

嗒。

 

“这一点是真实的吧。”

 

洁白的球鞋扬起尘土,逼近的阴影,心脏狂跳,手脚冰凉。律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转身落荒而逃,却被那双漆黑的眼睛锁在原地。

 

“律,推开我也是没用的哦,因为我们是兄弟啊。”

 

茂夫在他面前停下,用面对撒娇的孩子般的口吻说。

 

“我们回家吧。”

 

握住手腕的纤细的手,是无法挣脱的镣铐。

 

律低着头,跟着哥哥走出黑暗狭窄的小巷,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被他用超能力揍晕的不良学生。这些在不久之前还令他感到解放和振奋,如今却已经不能激起他任何想法。

 

对哥哥的微小抵抗,毫无悬念地失败了。

 

巨大的漆黑影子重新笼罩住他。更浓,更漆黑。而他已经筋疲力尽,无力逃跑。


—————————————————————————————— 

生活很快地回到正轨。律从短暂的中二病毕业,之前的“大扫除”成为遥远的黑历史。他又成为表里如一的优等生,学生会成员、成绩优异、运动万能,父母眼中不用操心的乖孩子,茂夫心中优秀的弟弟。

 

真正的自己?那根本没有意义。只有被哥哥接受的影山律,能让哥哥高兴的影山律,才有存活的价值。

 

律的超能力觉醒了,然而这并没有给生活带来什么不同。相反现在的律更能清晰地体会到哥哥究竟强大到何种程度。那是自己只能仰望的,永远不可能企及的次元。

 

一定要避免压力,不能违抗哥哥。

 

他必须要更加……更加地让哥哥满意才行。

 

“律……”

 

身体被压在墙面上,过分靠近的茂夫的漆黑瞳仁里染上了酒意。

 

今天是律的高中毕业庆祝会,送别一批闹腾的年轻人后,被灌了不少酒的兄弟俩互相搀扶着回到茂夫在校外租住的公寓。

 

轻颤的睫毛刷在脸上,嘴唇摸索着凑近;律闻到一股香甜的味道,想起刚才茂夫喝过的一种酒,晶莹剔透的榴红色。记忆得到印证,石榴酒的酸甜缠绕在舌尖。

 

他顺从地闭上眼。湿润的唇舌互相搅拌,分开时拉出一道恋恋不舍的银线。

 

律不会拒绝茂夫,不会拒绝影山茂夫的任何行为。

 

根深蒂固的潜意识,是律的行为长期浇灌出的结果。

 

像一粒种子,潜伏在深深的土地下,在看不见的地方生长,在黑暗中扎根,然后终于有一天破土而出,发芽抽枝,迅速在空白的地方长出一株茂盛的植物。

 

在律的心中长出仙人掌。

 

而茂夫心中结出的是石榴。

 

鲜红的,魅惑的果实。拥抱时荆棘刺破石榴,流出甘甜的果汁。

 

律双手捧住茂夫的脸颊,将哥哥更加拉近自己,再次将唇奉上。

 

—end—






一脚刹车踩到底

别打我,这个废人ta……不会开车_(´ཀ`」∠)_顶锅盖逃

 

 

 

 

 

评论(10)

热度(81)

  1. 想咋滴咋地存档点 转载了此文字
  2. ㄅㄒ存档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