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点

【傅明】梦中人

梦中人

 

闲极无聊的时候傅剑寒偶尔也会想想自己的身世问题。

 

他曾尽力想象过父母的样子,或是自己在他们照顾下长大的情景——可那些想象总是空空的无法成型就散去了;而且平心而论,他也没有为此过分感伤。似乎他生来就是这样无牵无挂的一个,四海为家,仗剑行侠。

 

傅剑寒爱酒,爱剑。他喝酒随性,牛饮起来每每叫好友顿足而叹;使剑更随性,过目的招式随手拈来成一锅杂烩。然而这样的傅剑寒喝酒却少有醉倒的时候,打架也鲜有失手的时候,真叫人怀疑这少年是不是上天的宠儿,是否有过不顺心之时?

 

如果问彼时尚显稚气的少年这个问题,他会认真地回答:有的。

 

傅剑寒做过一个梦。

 

在梦里,他依然爱酒,依然爱剑,依然是随心所欲的游侠。但他又隐约觉得不止如此,好像还缺了什么东西,让这个梦境,让傅剑寒不是完完整整的一个。

 

他站在悠悠荡荡的清涧边发呆,盏中盛的好酒好像也没了滋味,他在这做什么呢?好像是在等人,等了多久?那人来了?还是没来?

 

后来就变成他不知在哪个角落看着,陪着红衣剑客一起等。有时没等到,有时有个人来了,那钓台又变得空空荡荡的,没了红衣剑客。那人苦笑两声,摇摇头走开了。

 

他觉得心里难过,一抬头在滟滟波光里看到一片蓝色的衣角,就兴高采烈起来,转过身去,张口欲呼——

 

“……”

 

傅剑寒睁开眼,突如其来的黑暗吞没了梦里的晴空。他有些怔愣,惦记着最后想喊的名字,却理不出个头绪,再苦思那人的相貌,也想不起来了。

 

……

 

当傅剑寒在湖畔舞剑时,他早忘了几年前曾让他迷惑不已的怪梦。脑海中想着洛阳城中青城弟子的剑式,手下青锋剑行云流水般在空气中比划出来。

 

“曲池,肩井,天枢!地仓,合谷,少池,风府!”一套七星聚会使到兴起处,红衣剑客提气抖腕,剑气贯通,剑锋微颤发出一声清啸!“哈哈,痛快痛快,再来!”

 

“兄台好剑法!”忽如其来的一句将傅剑寒从心无旁骛中惊醒,他抬头,瞧见一个蓝衫少年人向着这边走来。

 

阳春三月,莺飞草长,沐浴在正明天光中的少年亦如一株新竹。飞瀑的隆隆轰鸣传入傅剑寒耳中,他觉得这人有点似曾相识;声音也是,湖蓝色布衫也是,左臂上绑的鲜亮黄巾也是。

 

梦变成现实,缺失的空洞被填补,纵使此时尚不知结局,只是缠绕不休的缘分的开始。

 

于是他冲少年笑起来,靥边浮出一个浅浅的小窝。

 

—end—

——————————————————————————————-

世间所有的不期而遇都是久别重逢=w=~

邪线曾经一开大地图就跑去杜康村找小傅,想着哎最后再见见看看他会说点啥,结果看到空空的钓台,顿时心里好难过T^T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