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点

【圭海】崩坏的世界将你我相连

【旧文搬运】

---------------------------------------------------------------------

和每天没什么两样的上学路,圭快速翻阅着手里的名词卡,将注意力聚精会神在这样的枯燥行为上。

 

“……暑假都要埋头学习,优等生还真是辛苦呢~”

 

一成不变的蓝天蓝得叫人发闷,身边穿着相同制服的家伙也让人厌烦。

 

圭抬起头喘口气的间隙,却意外地看到“熟人”。少年埋头解决着作为早餐的果汁和三明治,头发的上半部分染成金色,校服外套穿得皱巴巴,扣子也没有好好扣上。

 

海……

 

脚步稍顿,少年明显也看到了他,微微抬手算作招呼。

 

“你认识他?”身边立刻传来八卦且不怀好意的询问。

 

“……怎么会,真是个怪人。”圭将名词卡揣进裤兜,目不斜视地从少年身旁经过。

 

“怪人吗……说不定他其实是个‘亚人’呢。”

 

“有可能!他看起来就和我们不是同一类人!”

 

在确保少年听不到的距离外,只有穿着像模像样的学生们发出轻蔑的嘲笑声,圭厌烦地皱了皱眉,加快了脚步。

 

***

为了成为优秀的人,只做必要的事,不必要的东西必须舍弃。

 

海斗是被他舍弃的不必要的朋友。童年的圭做出了这个决定,将曾经最要好的玩伴剔除出自己的生活。打电话通知海斗这件事时,男孩只是沉默着,然后接受了圭的决定。

 

“……我知道了。”

 

从声音听不出异状,但圭直觉海斗哭了。能想象泪水溢出眼眶,顺着脸颊淌下来的样子;抿住嘴角,咬着牙,拼命不让声音发颤。

 

在那之后圭几乎没理会过海斗,不去理会的话,他也不会主动上前招呼。但圭仍然时常感觉到视线,从不远的地方注视着他,未得许可就不会靠近,也不离开。


想起这些,不知为何心情有些烦躁。与其说是对海斗的愧疚……不如说是迷惑吧。海并不是那种大大咧咧到不会被刺伤的人,被无视也会露出难过的眼神;但再遇到圭的话还是会打招呼,那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圭搞不明白。


即使对方看来还没有死心,圭也不打算回应,能坚持多久呢?像这样一直放任不理的话,总有一天海会心灰意冷继而放弃,然后消失吧。

 

直至这天前,圭一直是这么想的。

 

***

“哈啊……哈啊……”两腿已经跑到麻木了,圭一个趔趄,脱力地坐倒在地。慌不择路地逃跑,回过神时已经远离了人烟的痕迹,被茂盛生长的植物和泥土的气味包围,狂跳不止的心脏才得以稍稍喘息。

 

到了这步田地圭依然难以置信,他迄今为止的生活就这样轻易地崩溃了。

 

只要做正确的事,生活就能一帆风顺地顺着理想的轨迹前进。即使偶尔出现失误,只要及时矫正就没问题,列车会顺着既定的轨道驶向前方。圭一直是这么相信的。

 

圭对“成为优秀的人”其实也没多大兴趣。如无意外,接下来也会过着平淡乏味但至少优质的生活;乏味只是无聊,而失控往往意味着粉身碎骨的毁灭。

 

毫无疑问,突然暴露的“亚人”身份,是降临到圭身上无法被纠正的巨大差错。此刻已经能听到脱轨的列车发出嘎吱嘎吱令人牙酸的沉重呻吟,向着毁灭的深渊急速滑去。

 

被抓住的话……被抓住就糟了,一定要逃跑才行,可是又能逃到哪里去?

 

冷静,冷静,冷静下来……

 

有什么办法?现在这种情况要怎么做才好?

 

值得信赖的理性罢工了,圭感到大脑像一团浆糊一样混混沌沌,一次次地重申着无意义的恐惧。他用颤抖的手掏出手机,该向谁求助才好?

 

【亚人】、【研究】、【赏金】、【利用价值】……一张张脸闪过,圭颓然地将脸埋入手掌当中,没有,能依靠的对象一个都没有……

 

突然脑海中闪过一道光,小小的少年,宽檐草帽上别着一张圆形笑脸。

 

……海……海!

 

本以为早已忘却的记忆一下子翻涌上来,令人诧异的鲜明。灿烂的阳光,蒸人的暑气,蝉鸣,拿兜网的少年;那时记住的数字串也一并浮现在眼前,圭一把抓起手机摁开电源,下意识地按出那串数字。

 

“哟。是圭吗?”听到海斗的声音,圭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死死地抓住手机,掌心渗出汗水。

 

“海!……救救我!怎么办啊!我……那个,该怎么做……”

 

“冷静下来,我会去救你的。圭,你现在在哪?”

 

“现在……现在在……”

 

‘真是个怪人。’圭听到自己的声音,一层阴霾突然笼罩上心头。他张了张嘴,声音发不出来。圭突然产生一种冲动,想立刻就把电话挂断,手指却僵硬着不听使唤。

 

“圭。”海斗的声音从远方传来,数秒之中,圭握着手机,在屏幕发出的微光中屏息等待着审判。

 

“只管相信我吧。”

 

“……”

 

圭仰起头,在黑暗中一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搭在眼睛上,仿佛要遮住从头顶上倾泻下来的阳光一般。

 

“……就在从前……抓到独角仙的那棵树下面!”

 

***

如果没有发生这种事,大概也不会像这样面对整个世界的追捕,和海斗一起逃亡。

 

摩托在夜晚的山间公路上疾驰,发动机的引擎声和扑面而来的风,不断倒退的单调重复的景色令人感到麻木般的安心。有一瞬间,圭真的很想彻底放弃思考。

 

或许就像海所说的,事情没那么糟糕……拼命逃的话,说不定能逃掉吧?

 

算了……这些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圭疲惫地闭上眼睛,身体贴着海斗的部分感到人体的温热,他稍微向前挪动了一点,好靠近黑夜中唯一的热源。至少,在太阳升起以前……稍微……休息一下吧。

 

 

仅仅一晚,圭又经历了两次死亡。第一次是被人死死掐住喉管直到窒息,第二次则是自己划开大动脉。那种超乎寻常的痛苦实感还残留着,对“死”本身的恐惧却淡化了。他“不会死”,这已经是亲身验证过的事实。

 

摸着完好如初的脖子,圭仍清晰地记得准确地找到大动脉的位置,然后使力切割下去的感触。那一瞬间他的头脑冷静,心率正常,手腕也没有颤抖。一下子就结束了,意识消失又重组,骨头断裂的地方也没有一丝痕迹地愈合了。

 

亚人的特点……或许可以当做便利的条件加以运用。身为医科生的圭深明人体的弱点和准确的致死方法。比起这个……海斗却是普通的人类,会受伤,也会死。

 

简陋木屋的地板上,少年已经睡熟了。圭蹲下身,用冰凉的手指触摸海斗的额头,伤口被触碰让他在睡梦中瑟缩了一下。还好……只是擦伤而已,这种程度的伤口过几天就会自然愈合。但圭明白这只是侥幸中的侥幸,从行驶中的摩托车上摔下山崖,海很可能在那个时候就当场死亡,而不是亚人的海斗不会有死而复生的机会。

 

为了别人而轻易丢掉只有一次的宝贵生命……太蠢了,那种事。

 

不能再和海一起行动了,只有这点确凿无疑。

 

理智一旦复苏,圭的头脑就开始飞速运转。过去所拥有的东西已经一件都不剩了,他必须要找到一条新的生存道路……作为一名亚人的生存道路。

 

而不管那是怎样的道路,对于人类来说都太过危险了。

 

圭拎起挎包,海斗的手机和机车也得带走,这些都是必须用上的东西。水就全部留给海斗,这样即使在夏天从公路上走下山也不会死吧……

 

离开前,圭凝视着海斗的睡颜;眉头舒展着,很放松地睡着了,就像轻松地提出去九州的提议一样。比起计划的可行性,这家伙的行动力更加惊人。言语劝服不了他,正是明白这一点,圭才会像现在这样不告而别。

 

至今为止……真的是……

 

“谢谢了。海。”

 

如果不是这样的世界……不,即使是这样的世界……

 

如果有一天一切都平息下来,就和海一起去九州吧。

 

—end—

 

感觉亚人身份的暴露确实是太突发了,即使是圭一开始也免不了慌张失措。而海的出现为圭提供了一段缓冲期,让他从走投无路到冷静下来。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些脑补。

 

结果到最后还是回归了理智派的圭同学。

我对糖分的要求好低……已经觉得圭对待海的态度比对其他人有点区别就很难得了T^T


评论(6)

热度(21)